武汉市小黄家政服务中心
          
 在线服务
  服务项目
   家政生活

  标题:武汉家政市场调查——又有谁知道保姆背后的艰辛
  内容:现在,要找一个称心满意的好保姆,很难;不过在保姆们看来,如今的一些雇主也实在不厚道,无端地猜疑、鄙视、甚至是羞辱,也是家常便饭。都说做保姆累,那究竟有多累?

  武汉家政市场调查——又有谁知道保姆背后的艰辛

  41岁的李阿姨做月嫂已经四五年了,当初选择这个行当的原因,李阿姨毫不避讳,就是看中它的收入。家庭条件一般,加上之前做生意亏了10多万,李阿姨急需挣钱。而现在,她每个月的收入都在5000元以上。不过,这个行业所付出的,也不是常人可以想象。

  月嫂 李阿姨:“比如晚上很困的时候,因为每个人都在睡觉,正需要睡眠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就没得睡的。少的时候我睡了2个小时。一个晚上睡2个小时?不是一个晚上,包括白天。”

  要碰上刻薄一点的雇主,李阿姨说,她连自己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月嫂 李阿姨:“好多时候刚刚抬着碗在吃饭,下面产妇在叫了,快点,阿姨,宝宝尿尿了。每天宝宝睡觉的时间,你就得洗尿布。这个产妇衣服滴了一滴水,马上换掉,不管大人也好,宝宝也好,马上洗,我一天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的。”

  不止月嫂的活累,钟点工的活也不容易,邓阿姨以前是在深圳做旅馆生意,生意不好做,从07年开始就做起了家政,专门帮着雇主带小孩。和李阿姨一样,她觉得再苦再累,他们都能忍受,最让她们无法忍受的,是有些雇主对她们投来的异样眼光和不信任。

  邓阿姨:“哪里都是监控,除了我的洗手间没有监控,其余的都有窃听器。监控,家政各方面都防备吧,听的,看的,做阿姨,哎呀,我这一天的神经都是绷得紧紧的,很累的真是。”

  不到30岁,梁梅芹做钟点工已经有八年时间了,为了尽量多赚些钱,她现在每天都要做8个小时以上。

  梁梅芹:“早上六点半从家里出门,开始做到十一二点,下午那家做到六点。”

  每天帮别人烧饭、照顾孩子,可梁梅芹自己9岁的儿子却经常要自己烧饭吃。

  梁梅芹的儿子:“自己烧饭吃。你会烧什么呢?烧蛋炒饭或者弄些其它的吃。”

  梁梅芹:“有次回来晚,他打电话找不到我,就在我们小区门口坐着等,他也没有雨伞,就把手机放在塑料袋里。我找到他时,他身上全淋湿掉了,还被蚊子咬了,当时我过去看到就哭了。”

  虽然辛苦,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给他提供好的生活成长环境,再苦再累,梁梅芹觉得都很值得。

公司电话:027-88070902 027-50707218   公司微信:13100702288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昌区阅马场首义路园丁小区1栋2楼201( 中商平价超市正对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