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小黄家政服务中心
          
 在线服务
  服务项目
   家政生活

  标题:雇主尽量不要在保姆面前露富,避免保姆渐成“硕鼠”(案例)
  内容:时下家政服务在社会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需要了,有老年人需要照顾的,有坐月子需要护理的,有小孩子需要带教的,还有一些其他特殊需求的。于是,家庭保姆的角色也越来越多样,保姆的分工也越来越细了。或为钟点保姆,或为居家保姆,有专门买菜做饭的,有负责洗刷打扫的,有司职家教培训的,还有代东家“理财”的。在这庞杂的保姆从业人员中,难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于是,与保姆有关的刑事犯罪案件也日见其多。近日,徐汇法院判决了一起保姆盗窃、店主销赃的刑事犯罪案件,个中蹊跷还真值得反思。
  东家无意露富
  徐老先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家境殷实。老先生夫妇与女儿女婿住在小区同一栋楼的两个楼面,有一个保姆料理家务,一家人尽享天伦之乐。这徐家女儿女婿结婚后本已生有一女,眼下在上幼儿园。去年年初,女儿女婿又添了一对双胞胎,欣喜之余,觉得三个孩子实在照顾不过来,于是,阖家商量后决定再请两个居家保姆来带孩子。就这样,杨阿姨和张阿姨通过家政服务公司介绍先后来到了徐家。
  杨阿姨和张阿姨都已年过五旬,退休后在家也都是抱孙子的人了。在她们看来,在家闲着还不如找些事情做做以补贴家用,照看孩子,小菜一碟。这户东家给出的回报还真不薄,平时住在他家,各自带一个孩子,偶尔做个饭。每个星期回家休息一次,工资4000元。
  一户人家请了三个保姆当然闲多忙少,张阿姨通过闲聊和观察知道东家经济条件非常好,除了老先生居室内有一个保险箱外,其他橱柜抽屉从来不上锁,很多贵重的东西随意放置。时间不长,张阿姨就对东家贵重物品的摆放位置了如指掌,她将这一切都暗自熟记在心。
  2011年8月下旬,徐家女儿女婿到东南亚度假,有十余天不在家。张阿姨感觉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8月26日晚上九点多,她趁着东家没人,独自一人来到卧室,不敢开灯,摸着黑小心翼翼地在房间里搜索着。几分钟后,她带着一只CARTIER牌的女士手表、一只金手镯和一只金木鱼出来了,尔后把这些贵重物品藏在了自己的衣柜里。那天晚上,张阿姨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快,整个夜里都失眠了……
  见财起意:隔三差五偷金
  东家的女儿女婿度完假回来了,张阿姨起初还有点担惊受怕,怕东家看出少了什么贵重东西。可过好些天,这糊涂的一家人愣是没有丝毫反应,张阿姨忐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许多。既然东家这么有钱,又这么粗心,不拿白不拿,何不放开胆子多捞几把?于是隔三岔五,今天在衣帽间“拿”走小金猪、小金牛、金吊坠、金手镯;明天从柜子里“拿”走浪琴表、AMANI表、微单相机;后天从抽屉里“拿”走现金、消费卡、结婚钻戒。
  张阿姨自己“拿”了还不过瘾,竟然又把老实的杨阿姨拉进了这趟浑水。 2011年的国庆长假,趁着东家外出,张阿姨对杨阿姨说,干脆在东家拿些东西,就当假期里不能回家的补偿。见杨阿姨犹豫了一下,张阿姨劝她说,东家这么有钱,拿点儿东西他们根本看不出来。杨阿姨经不住诱惑,就和张阿姨一起分别在女儿卧室电脑抽屉里和徐老先生的卧室里拿了面值500元的卡10张,临出门,还顺手拿走了两双女式皮鞋,两人二一添作五平分了。几天后,两人带着两个孩子到徐老先生卧室玩,张阿姨看到一个棕色皮包里有不少现钞。她让杨阿姨在门口望风,自己偷偷抽了一叠,数了一下共计6500元,又与杨阿姨平分了。
  从东家“拿”了这么多不义之财,两位保姆阿姨当然都带回了自己的家里。她们跟家人说,自己遇上了一个好东家,除了每个月5000元工资外,东家还会送很多值钱的物件。张阿姨的儿子小强为结婚贷款买房,她除了每个月会给儿子2000到3000元用于还房贷,还会时不时地给儿媳几百元钱交水电费。那只米色的GUCCI皮夹给了小强,张阿姨说是东家不要了,让她拿回来的。一只松下微单相机和一部IPHONE手机给了儿媳,张阿姨说,这是东家给的结婚礼物……儿子媳妇深信不疑,认为母亲服务的这个东家,既有钱又慷慨。
  东窗事发:两保姆法庭上追悔莫及
  俗话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2011年11月27日晚上,张阿姨穿着睡衣带着东家两个小女儿在徐老先生的卧室里玩,不一会儿,按摩椅上挂着的一条裤子便吸引了她的眼球,因为涨鼓鼓的裤袋里全是现钞。她习以为常地抽了一叠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没想到睡衣的口袋比较浅,有几张露在外面的百元大钞被徐老先生看到。老先生想,保姆不可能穿着睡衣带着这么多钱来带孩子的,又联想到此前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生现钞不翼而飞的情况,于是马上告诉女儿小徐,要女儿堤防着点。小徐则赶紧检查了家中的物品,吃惊地发现家里好多东西都不见了,随即拨打“110”报了警。第二天,张阿姨和杨阿姨在徐家被公安人员带走了,两人供述了所有的盗窃事实,还拔出萝卜带出了泥。
  要说张阿姨在东家盗取的赃物中最值钱的无疑是那些金银首饰,张阿姨非常现实,既然这些首饰自己没用,媳妇不要,那么还不如卖了变现。碰巧张阿姨家附近就有一家这样的收购店,老板姓陈,来自江西农村,主业是黄金饰品维修。只是小本经营,生意清淡,陈老板心里很是不爽,于是就偷偷做起了买进卖出的业务。这段时间,张阿姨是他不可多得的好主顾。
  张阿姨先后十多次光顾陈老板的小店了。每次去不是带金银首饰,就是名牌手表高档相机等,张阿姨说这些都是朋友托她来卖的。陈老板庆幸的是,这位主顾真好说话,400多元一克的黄金,290元就卖了,将近1克拉的钻戒,5600元就成交。张阿姨不识货,陈老板却不傻,这样的交易何乐而不为!当然,如此急于出手又不识货的卖家,这位陈老板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总觉得这些东西来历有问题。一次张阿姨拿相机来卖的时候,他还专门给张阿姨照了一张相,以备哪一天出现麻烦的时候能有个说法。但时间稍长,见这位张大姐频频光顾,还得知她家就在附近,又是上海本地人,便打消了原来的疑虑,沉浸于赚钱的喜悦。直到公安机关找上门来,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最后也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法庭上,被提起公诉的三名被告人都追悔莫及。特别是两位年过五十的保姆,在庭审中声泪俱下:清清白白度过了大半辈子,本该本本份份,颐养天年,却禁不住诱惑,晚节不保走上了犯罪的道路。那位陈老板也痛心疾首:因一时财迷心窍,不懂法,不守法,成了一名罪犯。
  鉴于三名被告人到案后能主动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属自首,被告人杨阿姨到案后积极退赃,被告人陈老板到案后配合公安机关追回部分被窃财物,并由其家属退赔部分赃款,均可酌情从轻处罚。日前,徐汇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张阿姨单独或结伙杨阿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他人财物,两人的行为都构成了盗窃罪。其中张老板盗窃数额达15.4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万元;杨阿姨盗窃数额达1万余元,数额较大,判处杨阿姨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2千元;被告人陈老板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收购或代为销售,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2千元。
  杜绝保姆犯罪须靠社会综合治理
  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家政服务的社会需求也日趋旺盛,在这种需求背后,则是屡见不鲜的刑事犯罪。保姆犯罪,首先固然是被告人自身的原因。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本案中的两名保姆是通过家政服务公司介绍的,有识之士一直在呼吁:建立并完善家政服务市场规则应成为当务之急。时下家政服务的内涵正在日趋扩大,但家政公司的功能却在日渐萎缩。家政公司理应在加强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知识技能、礼仪等方面培训的同时,重视对从业人员的普法教育和道德修养教育。可能是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现在一些家政公司往往更乐意扮演“中介”角色,从而卸去了一些本应发挥的包括监管雇员在内的功能作用。应该看到,保姆犯罪侵犯的客体是东家的财产,主观方面是见财起意,客观方面大多是顺手牵羊,这多少也折射出了东家对保姆过于轻信,对自己的财物管理过于粗心。
  还应该看到,本案还牵涉到了另一种犯罪,涉及一个新的罪名——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这是《刑法修正案(六)》,对原《刑法》第312条窝藏、转移、收购、销售赃物罪进行修改后明确规定的罪名。如果说保姆盗窃是上游犯罪,那么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则是下游犯罪。打击犯罪,预防犯罪,社会综合治理,不仅要前堵,看来还要后防。
贴心保姆、钢琴家教都成“三只手”
  在徐汇法院的案宗里,曾经有过两起类似的典型案例:
  40岁的谭某来自湖北,应聘到陆小姐家中从事家政服务。手脚勤快的她表现得非常贴心,甚至会自己掏钱给东家买早点,因此很快便讨得了东家的好感。一次,陆小姐因被诈骗到派出所报案,无意间报了自己银行卡的卡号和密码。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陪同前往的谭某记住后,多次盗取张小姐的银行卡,并通过在ATM机上提现、转账的方式,共窃得现金19万元。得手后即借故出走。案发后,谭退赔了赃款16万余元,法院减轻处罚,判了她6年有期徒刑。
  25岁的朱某弹得一手好琴,为了生计,她在网上自荐钢琴家教。有一位李女士正想培养4岁的女儿这方面的兴趣,便通过网上以市场价格聘请她每周两次来家里教女儿弹琴。可是令李女士万万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花钱请回了一个小偷。一次,朱某到李女士家教钢时,趁东家不注意,竟将一块价值27万元的世界名表藏入包中带走。此后又盗取了手机等其他财物。最后朱某被法院判了7年有期徒刑。

公司电话:027-88070902 027-50707218   公司微信:13100702288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昌区阅马场首义路园丁小区1栋2楼201( 中商平价超市正对面 )